2016年10[db:标签],时任政府关闭了父母团聚移民的大门,如今看来,现政府似乎很快将决定是否重开这扇大门。

这个决定对于那些在两年前就已在等候名单上的6000人而言,将会是煎熬等待后的一份交代。

父母团聚移民允许父母们前来新西兰与已经获得居民或公民身份的儿女团聚。2016年该类别由前移民部长Michael Woodhouse宣布暂时关闭,以便清理积压的申请。

新西兰移民局(INZ)官员曾预计该类别将于去年6月重新开放最佳移民国家,然而直至现在仍未重开。

目前尚不清楚父母团聚移民仍然关闭的原因,但是现任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表示,政府预计将在今年上半年作出决定

关于父母、配偶和受抚养子女签证类别审查结果的MBIE简报显示,INZ官员已于2017年12月20日与Lees-Galloway会面,讨论“家庭类别审查的高级别调查结果和结论”。

这份由国家党根据《官方信息法》获取的简报显示,官员们预计在父母团聚移民关闭时对该类别开展的审查将于2018年6月结束。

在简报中“后续步骤”的小标题下写着这样的内容:INZ官员将在2018年2月底前向移民部长反馈最新信息,帮助他做出决定。

然而距离这个日期已经差不多一年后,政府仍未做出任何决定。

Lees-Galloway的一位发言人表示,部长已经在去年年底收到了更多有关该签证类别的建议,政府内阁仍需就此进行进一步讨论。

“我预计我们将在今年上半年做出决定,”这位发言人表示,在该问题提交内阁之前,部长不会就此再发表任何评论。

2016年10月,国家党政府宣布暂时关闭父母团聚移民,两年的 “冻结期” 在2018年10月到期。从去年5月底移民局修改了父母团聚移民政策的薪资门槛起, 政府一丝丝的动向都能引起广大期盼团聚移民重启的子女们的关注。去年年底,新西兰国会网站上也出现了重启父母团聚移民的请愿,目前该请愿已有超6000个签名。

//

新加坡移民

华人妈妈盼重开

//

迟迟等不到政府的决定,惠灵顿的一位华人单亲妈妈内心难过又焦急。

几年前,当Zoe Jiang正怀着身孕的时候,她的丈夫被查出患有脑肿瘤,后来不幸去世。而她的儿子有智力残疾,语言发育迟缓,在放学后托儿所里也引起了不少问题。

Zoe担心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她不得不带儿子回家,而她自己只能放弃作为小学教师的工作。

她很希望政府能够重开团聚移民,这样她的父母就能有机会来到新西兰一起生活,帮她照顾儿子。而且她自己回到家时,也能有人可以说说话,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慰藉。

Zoe不想迫于生活压力待在家里,向新西兰政府申请福利来照顾自己的6岁儿子Zac,因为如果父母能来新西兰,他们完全可以帮助她不依靠福利生活。

同样让她担忧的还有多年后年迈的父母。等到Zac长大后,他可能不得不跟着妈妈去中国,这样便于Zoe照顾自己的父母,然而Zac可能又会面临着无法适应新国家的问题。

//

众多家庭翘首以盼

//

焦心等待重启的除了Zoe,还有众多移民家庭。

另一位已经成功上岸的中国移民阿青是家里的独子,他的妈妈一个人生活在上海。2016年他为妈妈申请了团聚移民,结果材料刚递上去,政府就宣布暂停父母团聚EOI——因为申请人数达到了4000人的上限。

此后阿青每年都会回国探亲。但自从2018年初妈妈出门散步被汽车撞伤后,阿青在国内一待就是六个月。等妈妈恢复了行走能力,阿青再次盘算起接妈妈来新西兰养老的事情。

“她恢复得还不错,但她的很多朋友都去世了。她只能一个人待在家。我很担心错过和她最后的时光。”

英国的Wendy和Trevor Hardy夫妇则是在一辆房车里一住就是两年多。他们不是买不起房子,而是因为卖掉了房子准备搬去新西兰和晚辈们四世同堂。

Hardy夫妇俩在他们的临时住所外。图片来源:RNZ

两年前他们就在旺加努伊买好了退休房,但两年后他们还在原地(幸运的是旺加努伊的房子租出去了)。

“那时我们真应该去的。就因为那时没去,两年后的今天我们还在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者到底能不能拿到签证。”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Trevor已经80岁,我76岁。我知道我们比很多人幸运得多,但我们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

//

前移民部长谈大门至今关闭的原因

//

新西兰移民局17日确认称目前共积压了5730人的申请。

在父母团聚移民关闭之前,国家党政府将每两年的父母团聚配额投资移民美国限制在4000人。在2015年前,每两年的配额曾是11000人。

移民加拿大需要多少钱Woodhouse昨日表示,当日关闭父母团聚移民是一项临时措施,他也呼吁Lees-Galloway解释该类别仍然关闭的原因。

Woodhouse称,INZ的任务是在该别类暂时关闭时审查父母团聚移民政策,以确定申请标准和薪资门槛等要求是否符合目的。

Woodhouse称父母移民让新西兰每年耗资上千万纽币用于医保;有的父母来到新西兰后就被子女直接丢给国家,他们不得不申请社会发展部的福利支持,在经济和生活上成为新西兰纳税人的负担。

他表示希望深入研究这个问题,确保制定合理标准,确保每年获批签证的2000人是最有价值的。

当被问及他本人对父母团聚移民仍然关闭的原因的看法时,Woodhouse推测说,新西兰优先党是导致时间拖延的原因

“Winston Peters一直在严厉批判说移民父母们来新西兰永久居留的能力差。他在采取各种方法试图拖延或取消父母团聚移民的回归。”

过去,Peters一直批评该移民类别,称它让移民子女的父母们太轻松就享受到新西兰的医疗服务和退休金政策。

//

有些老人已经云淡风轻了

//

时至今日,对于那些资金充足、身体健康的申请者而言,前方终于迎来了曙光。

而对于经不起岁月蹉跎、逐渐年迈的父母而言,似乎移民大门重开已经不会让他们眼前一亮了。

Maureen和Derek Waller夫妇经过几年的折腾,内心已经云淡风轻了。

他们老两口卖光了在英国的财产,来到新西兰和女儿Fiona还有两个孙子团聚。

据老两口讲述,尽管当时团聚移民已经关门了,但他们当时的移民顾问仍劝两人继续留在新西兰。

他们已在布伦海姆附近的Renwick住了近三年时间,从一个访问签证到另一个访问签证,不间断的申请让他们在去年一年里就在体检和律师费上花了约1.2万纽币。

&ld

移民图片

quo;我们就要走到生命尽头了,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Walker先生说。

“父母团聚移民的大门还没有重开。我们非常清楚,即使现在开放了,也会有大量申请积压,可能需要两年才能轮到我们......”


移民部长发话了!上半年对父母团聚移民做出决定!你准备好了吗?:http://www.cntrip365.com/yiminhao/8980.html 转载注明出处!


发布评论

分享到:

关注最新移民去哪儿好_专注签证、绿卡、留学、移民等移民出国信息资讯

我的微信号:cntrip365.com(左侧二维码扫一扫)欢迎添加!

一个澳洲新移民的心里话:China,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